從紅紅臉、出出汗到哽咽、痛哭,群眾路線教育活動在持續,民主生活會也向“觸及靈魂”發展。
  日前,有媒體梳理總結了6月份7個省共70多個地方政府的民主生活會,發現至少有13個地方政府的領導幹部“哭了”,或“哽咽流淚”,或“痛哭失聲”,比例高達近兩成。
  “哭”的原因,大多是“忘本”“脫離群眾”或“有愧於民”,讓人感覺可信度頗高。因烈士後代生活貧困問題,有的副縣長紅了眼圈,說是“忘了出生之本、忘了老區精神”;因民心工程變為“民怨工程”,有的縣委副書記痛哭道歉;因拆遷群眾在彩鋼房裡過冬,有的縣委書記哽咽著說“感到內疚”。
  有人說,這些“哭”應該是發自肺腑,因為一些領導幹部的眼睛多年來早已忘記了流淚;有人說,其中一些“哭”是過關妙招,但哭的人多了,“含金量”自然就下降;還有人說,這些“哭”是否發自內心,仍有待實踐的檢驗。
  去官氣、接地氣,自我批評是把好利器。只是效果如何,確實不能以“哭”論英雄。
  據說唐朝有位善哭者,名叫唐衢,每次酒酣言事必哭,讀書至傷心處也要哭,哭已成為其生存方式。
  但唐衢之所以能哭出“名堂”乃至史書留名,更在於其“所悲忠於義”,“哭”的內容大於形式。
  對於已經完成此輪民主生活會的領導幹部,應化“哭”為力量,積極整改,還信於民;對於還未開展民主生活會的領導幹部,不要總學著以“哭”為招,幻想僥幸過關。
  民主生活會,不在於眼睛會不會流淚,而在於內心能否真覺悟。(據新華社7月1日電,作者劉宏宇)
  本稿件所含文字、圖片和音視頻資料,版權均屬齊魯晚報所有,任何媒體、網站或個人未經授權不得轉載,違者將依法追究責任。  (原標題:民主生活會:光流淚還不夠)
創作者介紹

cooper

xq96xqteg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